示例一:字意(非必要)
2019-09-18 18:31:0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首先,选择这个颜色的纸张是想作品有种“古朴”的感觉,尤其右下角有部分邮戳的轮廓,更有时间代入感。

这个作品“思想的光芒,为爱而生”,我是想表达“思想”的重要性,所以“思想”两个字最大。因为通常带“思想”这两个字的人都有点洒脱不羁有个性,所以我采用行草的写法。但,带有思想的人一般比较直狂,所以写法会有“菱角之感”。

“的”字属于连接字,所以相对写小一些,当然,其笔画少也决定了写小更有“质感”,大了字本身空间会显得松散。

鉴于“思想”两字向前的“奔驰”,“的”字的写小并不能有效“拉住”大体向前的趋势,所以“光”字要写大一些,沉淀些,不过因为是紧跟“的”字,所以不能过分大而显得不协调。竖弯钩笔画放开,显示个性,并体现对前面字势的制衡。“芒”字间距稍微远一点,即是对“光”的字势的承让,同时字态向右也是对此行整体趋势的平衡。

“思想”两字后“的光芒”对整体字势的平衡略有不足,“为爱而生”如果接着单行书写,整体布局就可能显得不够紧凑,所以“为”字换一行写。因为“思想”两字本身字势偏前且比较大,所以为了避让“为”字就写在了“想”字的右下方。因其本身笔画简洁,又要补充平衡上一行的字势,所以“为”字写得较小,并且字体稳重为主。

“爱”字因为是“思想”的主旨,所以写得大一些洒脱一些,这样更像有思想的人一样有自由的写意。

“而”字正常情况下是应该写小一些,且笔画收敛的,但在此处已不适宜紧凑,且收敛不符合思想者的气质,所以最后一笔画放开了且有棱角。

前面的“为爱而”和上一行的“的光芒”基本稳住了“思想”两字的向前趋势,所以“生”字在这里就可以比较独立了。为了背向呼应“而”字和承接“芒”字的右望之势,故字中的“竖”加长一些,底横也让整字有上升的趋势以呼应“芒”字的右望之势。

这件作品本身是随意写的,或许更准确的说是画的。画字有一个好处,就是你可以看到作品成功后的样子,你可以根据这个样子去选择能实现这个样子的工具(比如笔、刻刀、纸品或者石碑)和技法等等,分析有哪些东西可以更有利表现。

落款没有,一是因为是草稿,二是因为我认为能独立存在的作品可以不用落款。我对这些不甚兴趣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